《邪教崇拜》

来源:www.xaytbx.cn   发布时间:2020-10-06 15:03:13   浏览次数:9822

《邪教崇拜》


正文 【邪教崇拜】首先節



    首先節

    洛杉磯市中央簡陋的商業街,隱蔽著1所略顯奇異的房間。屋內空間為正

    方形,3面墻壁和天花被黑藍色的絲絨帷幕圍瞭個嚴實;剩餘1面是整面鏡子,

    鏡子的底色是煙狀氤氳的茶色。空氣中熏香瀰漫,薄薄的霧氣飄蕩緩慢流動,有

    1種超現實的既視感。唯1的光源到自鏡子對面,墻邊地上佈置著類似祭壇的

    矮臺,天鵝絲絨展蓋的檯面上立著7根蠟燭。1位紅髮美少婦赤裸臥躺在展蓋地

    毯的地上,蹦躍的火苗在豐滿誘人的胴體上搖晃著燈影,舔舐那每1處曲線渾

    圓。

    好似處在1種恍惚的狀態,她閉著眼睛,燭光灑下醉紅色的光在她奶油般光

    滑的皮膚上,圓潤的胸脯有規律的隨著喚吸起伏。旖旎的春夢裡,偶然扭動白羊

    般的身體;修長的雙腿相互纏繞蠕動,濡濕的恥丘探出反射著亮光的陰毛,如同

    擁有自己的生命般瞪視著這個迷離的世界。

    這時,厚重的帷幕後分出1個人影,1位赤裸的年輕男性。

    「vallus萬歲!」他大喊著走入屋子。

    這位男子約摸2歲上下,身高88cm,體態修長卻有著結實的肌肉線

    條。黑色的皮膚讓他有著吉普賽人的首先印象,黑色卷髮下是張反常俊美性感的

    臉龐。然而,撇開外觀而論,卻有種墮落的邪惡氣質。抿在1起的肥厚雙唇像在

    嘲諷,黑色陰沈的眼睛框住瞭惡魔、暴露瞭乖戾。左耳下掛著銀色的符飾兩

    個圓環並聯,下面伸出1根劍狀物事,表面紋著苜蓿的紋路。隨著男子的走動發

    散出奇怪的氣息,融入週遭的空氣中。

    男子走向地毯上的紅髮女子,站在她面前。低頭凝望著誘人的美味,胯下異

    乎常人的肥長jj開始脈動充血,吊在性器後兩顆圓滾滾的睪丸搖曳著生命氣息。

    他張開雙臂,以1種圖騰式的姿態高舉。

    「vallus萬歲!」他喊道,「夜之子!暗黑生物的守護!我是你的子

    民!請傾聞我的訴講!你的子民勞爾聽從你的指引!」

    他低頭凝望著女子的臉龐,火焰1樣的紅色頭髮。她半張著的紅潤雙唇,毫

    無疑問是張空白邀請函,渴求被親吻被品嚐;她的鼻樑弧度向內微收,平添瞭1

    種阿拉伯般異域情調;濃妝的雙眼,就像貓科動物的瞳孔,即使閉起,仍然向周

    圍輻射出妖異的期看。年輕男子,勞爾,跪在她身前,把臉向她大腿根伸往。濕

    漉漉的草叢沃土,源源不斷升騰起麝香1樣猛烈刺激滋味,沖入煽動的鼻孔。他

    伸出沾滿津液的長舌,鉆入捲曲的毛髮裡探那暖和肥嫩的肉汁裂縫。柔弱的卷

    毛拚死反抗進侵傢園的巨大口器,嗯……這感覺真好!唇舌更入1步深進,雙手

    也迫不及待的加進褻玩這豐美小騷貨的淫戲。

    他的臉埋的更深,舌頭在肉徑內滑行,啜咀每1處皺褶每1個狹縫。

    女子仍然表情恍惚,並沒有醒到。身體卻在下意識應著吉普賽人的褻弄,

    喚吸開始加快,胸脯的起伏隨著白皙的肉體波浪般舒展,張開雙腿迎接勞爾的舔

    舐。紅潤的舌頭潤澤乾燥的雙唇,像是在應抖動的大腿間那條饑餓的吉普賽長

    蛇。

    「Mmmmmmmmmmmmm……」她在半夢半醒中呻吟著。

    「Vallusss……Vallus……」

    聞來呻吟聲,勞爾舔的更加賣力,挺直舌頭竭力向溫暖潮濕的洞穴深處發掘。

    「UNNNNGGGGGHHHH!」紅髮女人喊出瞭聲,「Vallus

    ssssss!Vaaaaaaaaalllllllussss!」

    這時,另1個裹著絲絨黑影忽然浮現,是位年紀大些的女人。

    「我的兒子!」她的聲音嚴肅不容置疑。「時機未來!會冒犯Vallus

    神!」

    勞爾快速從地上爬起,轉身面對新到的女人。

    「是,母親,」他溫順而謙卑地講道,「請寬恕我。我被內心洋溢的Val

    lus神壓倒瞭!讓我感覺不得不立刻聽從他的指引!」

    女人瞇起瞭雙眼。

    「除非我允許,你盡不能做這樣的事!我是Vallus神教大祭司,你隻

    是教會神子!」她訓斥道。「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

    「是,母親,」他答道。

    「把聖物拿過到,往把Vallus神位拿過到,」她指示道。

    「是,遵從您的吩咐。Vallus萬歲!」

    「Vallus萬歲。」

    年輕男子飛快的消逝在帷幕中。女人轉身走向地毯上的女子,望著女子凹凸

    有致的身體,她不由得暗自比較。雖然已經4出頭,但她絲毫不會懷疑自己的

    魅力。黝黑的長髮幾乎垂來下腰;她的臉簡單嚴厲,同她的兒子1樣,很明顯有

    吉普賽人的血統;頭髮1樣黝黑的眼睛,半月形的雙眉,女巫般的相貌。極薄的

    雙唇緊閉有些微微吊角。

    薄紗似的祭司袍完美的洩漏出她的醇美曲線,幾乎遮不住堅挺的雙峰。及地

    的長袍,完都由黑色織物製成,鑲嵌著銀色的小星星。袍佈彷彿有磁性1般吸附

    在皮膚上,鋪示著誘人熟肉上每1處能引發男人強暴慾看的圓潤凹凸。然而,凝

    視著年輕女子的她,仍然心懷嫉妒。

    勞爾抱到瞭1尊同他的耳墜符飾1模1樣的沈重雕塑,做工非常精細。

    「放在聖壇上,」女人指示。

    「是,母親,」他應道,1邊放好聖像。

    「現在,」她講道,「我感受來Vallus神的呼喊。他要我們虔誠伺侯,

    也要所有人的虔誠伺侯。」

    她撇瞭1眼紅髮女子。

    「今晚,羅琳將會成為祭品。不過……」她轉向兒子,「必須有新人加進。

    羅琳已經和我們1起兩個月,Vallus有些厭倦。他指望有新人加進神聖的

    懷抱。」

    「Vallus萬歲!」她的兒子喊道。

    「Vallus萬歲!」

    成熟女人莊嚴地漸漸解開貼身祭司袍的扣環,任由長袍滑落地,鋪露出薄

    紗掩飾下付出多少痛苦代價換到的嬌嫩豐盈身軀。勞爾忘記瞭喚吸,望

    著母親在燭光愛撫下刺眼的茶色肌膚。他感覺來下體無法操縱的上下蹦動,體內

    洋溢瞭慾看的火焰,為接下到的事情興奮來瞭痛苦的地步。沒有講話,他的母親

    走瞭開往,留出地毯上仍然以淫穢的姿態平躺的紅髮女子,勞爾走上前往,跪在

    女子雙腿之間,堅挺的jj正對女子誘人的粘稠小逼。成熟女人到來紅髮女子的

    頭部,面對她的兒子。她審視著,審視著jj插向女子柔嫩的小逼細縫。

    「Vallus萬歲!」她呼喚道。

    「Vallus萬歲!」她的兒子應著,猛的推動他搏動的陰莖深深戳入

    女子的屄道。

    「aieeee!」女子尖啼著,仍然恍惚,「aaaannnngggh!」

    成熟女人叉開雙腿漸漸地朝著女子蹲下,滴水的屄肉正正蓋住紅髮女子的嘴

    巴。失神地盯住女子唇間扭曲蠕動著的母親的肉慾中央,勞爾開始在紅髮已被操

    過的火暖陰壁裹挾下前後抽搐堅硬脹痛的jj。

    地毯上的女子猛然醒到,結束瞭恍惚,似乎被自己的狀況驚住瞭。

    「Vallus萬歲!」留意來她意識回,母子兩人大啼。

    聞來這句聖言,女子重復放鬆身體,閉上雙眼,滿足喜樂的微笑浮上臉龐。

    她滑出舌頭開始丈量正上方成熟女人的外陰長度。勞爾開始更強烈地抽送,jj

    呯呯撞擊她嬌嫩的子宮頸口。成熟女人撫摩著胯下女子結實豐滿的年輕雙峰,呻

    吟著,感受著懸掛在半空中的瘙癢小逼上柔弱滾燙的小舌頭舔舐逗弄。

    「aaaaahhhhh!」大祭司狂亂地淫啼,「榮耀Vallus!贊

    美Vallus!」

    「Vallus萬歲!」

    ******

    在跟1個傍晚,1輛小車在聖莫妮卡高速公路上奔馳向西洛杉磯。艾德希爾

    結束瞭汽修間1天的辛勞工作,開車傢。1下午的反常繁忙工作,兩個傳動設

    備需要在下班前做完;來他打烊傢時,已經是晚上7點。他甚至沒時間換下汙

    穢的工作服,油膩的粗佈工裝,滿是油斑。坐在車上,他企盼著快點來傢食個愜

    意的晚餐,固然,重點還是他的美人老婆瑪麗。他們剛結婚6個月,但這是艾德

    1生中最高興的6個月。他很適應婚後的生活,8歲的瑪麗復是那幺的水靈迷

    人,真是完美的伴侶。胡思亂想間,骯髒的牛仔褲裡,肥屌漸漸硬瞭。

    哥們,哦哥們,我幾乎等不及傢操她可愛的小玉門瞭。傢有如此小騷貨,我

    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的傢夥。

    1邊開車,他1邊味她捲曲的金黃色頭髮,白雲1樣在她臉旁舞動;她深

    藍色的雙眼洋溢活力;豐滿的白嫩身體永遙洋溢活力和情慾。他是多幺愛慕她溫

    熱的肌膚依偎在他的臂彎裡;她巨大的堅挺雙峰令整個街的女人艷羨不已,他

    特殊喜歡吸吮啃咬那對硬硬的褐色玉乳。她的臀似乎就在眼前渾圓軟彈,

    在他手裡是那幺的順滑,就像是兩塊枕頭。想念是如此猛烈,他忍不住開始自己

    擼管。堅硬的jj緊緊地繃直在緊身牛仔褲裡。

    聖母瑪利亞,他想道,要是不註重點,預計要在車禍中射出到。我最好鎮靜

    點。哦,哥們,我太他媽想念那個可愛的女人瞭。

    幾分鐘後,他駛進瞭自傢車庫,用最快的速度走入傢門。以去瑪麗全會在廚

    房做晚餐,但艾德發覺廚房沒有人,餐桌上也沒有準備晚餐。那1剎那,他甚至

    有點驚慌失措。

    瑪麗出什幺事瞭?哦,上帝!

    他奔入客廳,客廳裡整齊乾凈,但仍是空的。

    「瑪麗!」他喚啼著,「瑪麗?」

    沒人應。他沖入臥室。瑪麗正躺在床上,套著件絲絨眠衣說電話。

    「好的,媽媽,」她講道,「我明白瞭!那真是太好瞭!明天1早首先件事

    就是往尋它。太感謝瞭!」

    她轉身望來年輕老公平站在門邊怒視著自己。

    「啊,媽媽,」她講道,「艾德來傢瞭,我得掛瞭。下周給你電話。」

    她掛上瞭電話,沖向艾德。

    「嗨,敬愛的,」她啼道,胳膊圍繞著艾德,親吻著他。「我隻是給費城的

    媽媽打個電話,感謝她。」

    「為瞭什幺謝她?」

    「望,」她奔來床邊,拿起1些傳單。「媽媽寫信告訴我洛杉磯有個新興的

    組織,啼做Vallus的啟發。是別人告訴她的。她講我得往調查1下。你講,

    這是不是很讓人興奮?」

    「我對這類破爛1點愛好也沒有,」艾德氣憤的反駁道。「我的晚餐怎樣瞭?

    我餓瞭!」

    「破爛?」瑪麗被損害瞭。「你怎幺能這幺說?為什幺媽媽……」

    「挺好,」艾德講著,脫掉他的汙穢工作服,「我對於你瘋癲老媽的任何事

    全沒愛好。往年你父親往世時,她還陷在1個復1個的邪教裡。我覺得那東西有

    點驚險!我也不想你被她影響。而且,咱們也負擔不起長途花費。」

    「不過,艾德,」她講道,「你不公平。這些組織在傳播很多的真理。你難

    道不想成為1個完滿的人?」

    「成為1個完滿的人的唯1方法是我下班傢時,把晚餐做好放在餐桌上!」

    他已經完都赤裸,瑪麗深情地看著他的身體。幾年的機修工和體力勞動,他

    的肌肉很發達,他的雙腿和臀部肌肉像是糾結在1起的鋼纜。他的胸肌巨大,前

    臂肌肉隆起,巖石般堅硬。他的臉部線條粗礦剛正,淺棕色的瞳仁,挺秀的直鼻

    梁,厚實的雙唇。最讓她愛不釋手的是他濃密的頭髮,雜亂如孩子。

    左臂紋瞭1個舟錨,那是他在海軍陸戰隊的服役標記。望著他準備沐浴的裸

    體,她禁不住緊瞭緊雙腿,性慾由中央擴散向都身。

    「艾德,」她講道,「我很抱歉,真的。但是這對我很重要。」

    「哦,寶貝,」艾德赤裸著走向瑪麗,「我不想讓你難過,但是你這樣可能

    會惹出大麻煩。這些傢夥隻是在尋快錢。」

    想起剛剛路上的情景,艾德猛然把新婚夫人抱入懷裡,暖烈的親吻她。他

    的jj即將昂起瞭頭,頂在她絲絨眠衣上。他緊擁著她,擠壓著;他有點操縱不

    住自己瞭。經過瞭1天的辛勞工作,他隻想把她操死,瘋狂地幹她,幹1夜那幺

    長。他的嘴唇緊緊含著她的雙唇,舌頭從她牙齒間頂入往,狂亂的肆意舔舐。撫

    觸她身體的雙手讓他更加興奮,他的手快速伸入薄佈料,觸上她雙腿間,比基尼

    內褲遮蔽的地方。

    「艾德……」瑪麗咕噥著,「我應該準備好晚餐……」

    「往他媽的,」他的手指靈便地解開內褲綁帶,探入毛茸茸的叢林,尋來隱

    躲其中的嬌嫩肉縫。指尖摩挲著她那已經變硬豎立並挑戰般大膽對抗他的挑逗的

    陰核。

    儘管艾德殷勤如火,瑪麗卻有些古怪自己有些抗拒他的求歡。雖然向來以到

    她很享受和他交合,而且他也是她首先個和唯11個男人,不過她最近開始有些

    憂慮他幹她的荒誕的方式。在所有她媽媽給她的書裡,全有告誡講不得沈迷於肉

    欲物質世界。小逼裡急促摩挲的中指讓她有瞭罪責感;雖然她確實很享受,她覺

    得應該在那些淫穢下流的慾看上套上1根馬。

    「艾德……不要……不要……」她低吟著,艾德的中指就像根小陰莖正在她

    緊閉的小逼裡入入出出。

    「哦,寶貝,我好想操你,」艾德在她耳邊低語。「我等瞭1整天就為瞭把

    我的屌放入你的小玉門裡……」

    瑪麗猛然間推開艾德。

    「艾德,停下,這是不對的。」

    艾德1臉懵逼。

    「不對?你究竟在講些什幺?」

    「這隻是低俗的肉慾……精神更重要……」

    「啥?」

    他被激怒瞭!

    「噢,艾德,我明白有點怪,但是我們應該入進新的領域。書上全這幺講,

    而且這些傳單……」

    她拾起床上的傳單,想給他望望,但是艾德1把揮開瞭。

    「那都是屎!」

    「不要那幺說,」她尖啼道。「不要那幺說!」

    「我任由你望那些巫術的東西,沒有講過1句話!」他嗆道。「那復怎樣?

    難道你再也不想讓我操瞭?」

    她丈夫粗魯的詞彙讓她愈加反感。

    「你不許那樣和我講話,」她喊道。

    「我想講啥就講啥!」他也喊啼著。「而且你不要再望這些破書瞭。它會毀

    瞭我們的婚姻!」

    瑪麗轉身要沖出臥室,但是艾德的怒氣也已經來臨界點。他感覺被他年輕的

    妻子耍瞭,1天漫長的艱苦工作,他已經沒有心情往哄。艾德猛的抓住她的胳膊。

    「你要幹什幺?」他問道。

    「讓我走,」她啼嚷著,想從他的鐵鉗下擺脫。「讓我走!」

    暴怒沉沒瞭艾德,堆積瞭1天的慾看猛然爆發,夾雜著憤慨和性慾,他變成

    瞭1個急躁的種熊。

    「操你媽!我要現在幹你,你這個婊子養的!」

    他猛的把妻子丟在床上。

    「艾德!」她尖啼著,完都被丈夫的粗暴震動瞭。「停下!」

    但已經遲瞭。他能感覺來那些奇怪的邪教正在把她拉離自己,把刺激和興奮

    從性生活中剝離出往。他生她的氣,生她那個多管閑事的母親的氣。他的陰莖憤

    怒的勃起著,堅硬如鐵,渴求著最暴戾的釋放。

    「給你望望!」他喊啼著,完都被持續增長的憤慨和性慾操縱。用力1扯,

    他撕開瞭瑪麗身上的絲絨薄眠衣。

    「noooo!」她啼道,被丈夫的爆發嚇壞瞭。

    「please……please……」

    她努力擺脫他的操縱,想要爬來床的另1邊,抓住毛毯,但艾德伸手抓住瞭

    她,把她拉來身下。

    「寶貝認命吧。你哪兒也往不瞭,除非讓我完事兒。懂不?」

    他伸手下探,撕掉她的內褲,內褲的彈力綁帶勒傷瞭她的皮膚。

    「你弄疼我瞭!」她嚷道。

    「閉嘴!」他喊道,完都沈浸在獸性爆發裡。粗暴地大力鋪開她的雙腿,

    中指魯莽地塞入她緊實收縮地小妹妹。

    「aaaaieeee!」瑪麗尖啼著。他殘酷的舉動,讓她的小逼猛然間

    像被火焰灼燒1樣痛楚,傳遞來小腹,她竭力收縮肌肉反抗進侵。「noooo!

    艾德德德!」

    艾德應她以更粗暴地1戳!像把匕首擠入妻子柔弱無助地肉壺中央。圓鈍

    的指頭更是在小妹妹內壁上使勁摳挖。

    「oooohhhh!艾德你變態!」

    「這才剛開始,寶貝,隻是開始,」他寒笑道。他的指頭絕可能的深進,翹

    起扭動。瑪麗感覺小逼裡著瞭火;灼暖的痛感撕裂瞭身體,無助地釘在丈夫殘酷

    的中指上扭轉蠕動。

    「pleeeeeeaaaasssseee!」她請求著,眼淚掉瞭出到。

    艾德開始用手指入入出出操幹瑪麗被固定的不得動彈的小逼,撕扯著變形的

    小妹妹內無望的嫩肉。瑪麗強烈左右擺動腦袋,哀號著,呆滯的眼睛裡洋溢痛苦,

    幾乎不敢相信丈夫會這樣對待自己。艾德從到沒有這樣對過她,她現在恨死他瞭。

    被操縱的無助的身體承擔著尖銳的陣痛顫抖著,她開始使勁擺動雙腿,企盼能踢

    開丈夫獲得自由,停止這可怕的灼燒的折磨。

    「nooooo!nooooo!!」她啼嚷著踢蹬著,她的雙臂被丈夫1

    惟獨力的手固定在床上。劇烈的抵抗讓艾德更加急躁。雙眼沒有1絲清明,唾液

    從嘴角無意識地流出。他體內洋溢瞭怒火和肉慾。猛然間,他從妻子正被粗暴強

    暴的小逼中抽出手指,站瞭起到。瑪麗以為噩夢終於結束,放鬆下到,沒料來艾

    德猛然從床上抓起她,站在地上。

    「分開你的腿,賤貨,」他怒呵道,把她扭轉過往,迫使她彎下腰。

    還沒反應過到咋事兒,瑪麗發覺她正站在丈夫前身,雙腿大開。艾德就像

    個瘋狂的野人,1隻手撥弄著他兇殘的玩意兒,刺激它來完都硬挺。然後他粗魯

    的抓住她的兩片屁股,巨大的那話兒以沖壓機的力度正正夯實入她飽受蹂躪摧毀的

    小逼,這下猛操是如此強烈,以至於瑪麗似乎被1門加農炮猛然轟入體內1樣,

    幾乎被沖離地面。

    「unnngggggh!」她呻吟著,「艾德,noooooooo!」

    這之後,瑪麗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除瞭擠滿體內的大鐵杵,她感覺他的手

    掌正掰開自己的兩片屁股。他的手指開始玩弄自己的腚眼!

    他要噶哈?她的腦袋1片紛亂。太可怕瞭!!可怕!他被附身瞭?

    他開始研究她肛門的皺褶,跟樣的粗魯殘暴。他粗暴的含住她的嘴親吻著,

    令她幾乎喘不過氣到。瑪麗開始有些頭暈目眩,幾乎暈厥過往!

    天吶,她想來,天吶,我遭遇瞭什幺?

    艾德的指頭在肛門推入,讓她感覺下陰間的肉有些刺痛。跟時在她帶挫傷的

    小妹妹裡開始前後抽送反常腫脹的大那話兒。依然敏銳的小逼和新被開發的肛門處跟

    時傳遞出痛楚,瑪麗都身冰寒,顫抖著。她痛恨丈夫對她所做的1切。她明白他

    的所作所為完都是無道理的,這也證實瞭從書中望來的是對的。他就是個野人,

    隻顧滿足自己的獸慾。每1次灼暖的痛苦、畏縮地刺痛,全讓她更加遙離艾德,

    直來完都把他遺棄。

    似乎讀出瞭她的感覺,艾德隻是單純的增大瞭殘暴的攻擊。打夯機1樣的雞

    巴現在就像燒紅的劍,不顧膣腔的意願和反抗擴充著火暖的腔道,持續撕扯著陰

    戶內的嫩肉,錘子1般夯擊敏銳的子宮頸端。跟時中指更是都根沒進緊窄的直腸。

    極度的痛楚讓瑪麗都身打起寒顫。

    「aaaeeeieeeee!」她嘶啼著。「天吶,我承擔不住瞭!我要

    死瞭!」

    艾德的快感在持續上升,新婚妻子肛門內自己摳挖的手指,被小逼內的窄肉

    緊含著到摩擦的腫脹那話兒,中間隻隔著1層薄薄的隔膜。妻子的脖子被用力吸

    允親吻的地方已經淤血紅腫。瑪麗被各種各樣的痛苦感官包圍起到。

    「uuuunnnngggghhh!」艾德哼哧著加快那話兒和手指的節奏。

    他正處自己無比渴求的高潮邊緣,這個時候,他沒有1丁點的悔恨,他完都沈浸

    在色慾的深潭裡。操幹的更猛,在她已經被蹂躪受傷的肛門裡的中指也更殘暴的

    向更深處推入。

    瑪麗已經奄奄1息,被痛苦耗絕瞭體力。丈夫從到沒有虐待過她。過往,她

    還曾1度渴求被粗暴的性愛。而他也總是把前戲做的很充足,甚至有時充足的過

    瞭頭,她也從到不曾受過損害。甚至,他曾給她帶到從未有過的高潮感受,和眩

    暈的性愛體驗。但是現在,她感覺噁心。疼痛從顫抖的都身各處席捲而到。插在

    肛門的手指像把開瞭鋒的匕首,像熊熊燃燒的烈火灼燒她的直腸內壁,整個後背

    全著瞭火。飽受摧毀的小逼在他的獸根上抽動。但她隻能用抽動和尖啼到釋放可

    怕的痛苦。隨著他開始啃咬玉乳和乳肉,酷刑仍在持續升級。

    「oooohhhhhnoooooooooo!」她抽泣著,眼淚順著臉

    頰留下。「nooooooooo!」

    艾德嘴裡發出咕嚕聲,原始的慾看支配著他傻拙濕澆澆的獸體在她身體裡拉

    鋸般入入出出。他的都身激情燃燒,雙腿微曲,肌肉凸起糾結扭動,臀部的運動

    像機器1樣精確。反常爆烈的怒火燒絕瞭他體內存在的美好。

    讓這個婊子望望誰才是老大!我要1次性幹翻這個該死的巫婆!

    瑪麗感覺幾乎被滾燙的開水沉沒瞭,這樣的折磨對她到講難以承擔。「no

    ooooooo!」粗大蹦動的那話兒無休止的撕扯著她。

    忽然間,非常奇怪的感覺,痛苦之外,另1個感覺悄然到襲。似乎沙漠中的

    依依不舍抓泉,她開始感受來刺激和興奮。難以置信的感覺潮水般沉沒艾德施加在肉體上

    的各種痛苦。就似乎在這痛苦體驗的絕頭,是讓人顫慄暈厥的極度快感。這感覺

    在剛結婚的性愛中是曾相識。沒錯!沒錯!毫無疑問就是它!她開始感受來那種

    不受操縱的野性快感,肉體開始擁有自己的生命,隨著遲到的快感刺激和刺痛帶

    到的刺激發抖。不再抗拒丈夫的野蠻蹂躪,順從於現實後,她發覺自己被沖入1

    片跑騰不息的狂野的令人極度興奮的暖潮中。都身肌肉放鬆下到,她開始在性慾

    的微光中感受快感。

    「mmmmm……」她興奮地抽泣著,「mmmmmmm……」

    可能,她想來,他是對的!也許是我太蠢!這感覺真好,真好……!

    她開始應丈夫狂暴地操幹,尾臀淫蕩地扭轉搖擺,以便他的陰莖和手指能

    更充分地查探更多角落。

    艾德立即感覺來瑪麗行為上的變化,碩大的成就感淌遍都身。

    成功瞭!我把那些無意義的玩意從她腦子裡操出往瞭!

    新的發覺給他帶到瞭更強的動力和快感,他感覺來夯擊中的jj下的睪丸在

    抽動悸動,開始脹大洋溢精子。

    「我幹……!」他喊啼著。「ammmmcuuummmiinnggg!

    cuuuuummmmmmmmiiinnnggg!」

    滾燙的暖流帶著不可阻擋的渴求猛然在整根硬挺的jj裡爆開,沖破狹長的

    馬眼,帶著殘餘的痛楚1頭撞入她暖和的小逼懷抱,就像劇烈噴發的油井。1波

    復1波雄性炮彈在瑪麗握緊狂亂抽動的屄道深處炸開。

    「uuuuuuuuuuugggggggh!!!ooooohhhhh

    h!」瑪麗亂啼著。她能感覺來自己性器深處也在積極做出應,噴湧出甜美的

    暖流。她也高潮瞭!從未有過的噴湧!她整個身體震顫抽動,假如沒有丈夫的支

    撐,她會1頭載來地上,潮水般的快感沉沒瞭自我意識。腚眼和屄口不停收縮抽

    搐,赤裸的肉體緊緊含住仍然鋼筋糾結般堅挺的肉屌,好似掛住瞭整個身體,興

    奮的扭轉蠕動,貪欲地接收彷彿要射來世界末日的滾燙精液。

    最後,在狂亂中迷失瞭好似幾個小時後,激情漸漸褪往。艾德拔出手指和軟

    塌塌的jj,望向瑪麗。

    剛開始瑪麗還帶著容光煥發的微笑,沈浸在剛才過往的無與倫比的高潮快感

    裡。然後忽然間,她的臉上被罪責感佔據,意識來丈夫在她身上做出的卑鄙粗暴

    的行為。彷彿她是個娼妓是個奴隸!苦澀,冰寒的神情出現在臉上。

    望來這些,艾德轉身穿上挈鞋走入浴室,匡噹1聲大力摔上瞭門。僅僅幾分

    鍾前的高興,與現實完都割裂,瑪麗復被憤恨不滿完都佔據,她下瞭決心1定要

    繼承尋Vallus的啟發。

相关推荐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